品味

我为最高处祈福我为最高处祝福但愿明天更美好

2019-11-09 11:42:4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我为最高处祈福我为最高处祝福但愿明天更美好

白骥过隙,时间如水。弹指一挥间,离开古镇已三年多了。这三年来,古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去古镇工作时的第一次下乡,至今回想起来,依然历久弥新,仿佛就像在昨天一样……

那是2010年的一个星期一。我们这次去的Y、R、S三个村委会,据说,是古镇镇比较偏僻也比较坚钢的村委会。

我对乡下的艰辛并不陌生,工作几年来,几乎踏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,最难走的地方,也走过一些。曾记得2006年的时候,奉命跟随领导到中村乡一个叫峨山的村委会去采访,那天早上8点钟出发,晚上1点才到家,期间的路程,坑坑洼洼,凸凹不平,上去是盘山路,越走越高,回来是顺坡路,七拐八拐,翻江倒海。虽然后来又走过很多路,爬过很多山,吃过很多灰尘,磨破很多鞋子,依然没有留下深刻印象,唯独这次,至今难忘。

R、Y这两个地方,虽然不曾去过,但在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了。一直很想去这两个地方,体验一下。今天终于成行,实在值得庆幸。

包括县地震局的工作人员,我们一行五人,穿过古镇,路过复隆和法隆,一直向北,再向西,吉普车爬山蜿蜒而行。随着时间一分一分过去,山势越来越高,路越来越难走,弯越来越大。我们坐在车辆上,虽然紧紧抓住了扶手,还是颠簸得晃来晃去,如同筛糠一样,稍有闪失,头脚手就会碰到车上。一路向前,一路攀登,车的时速大概只有20马,只能蹒跚前行。一路上的石头大大小小,不时在路的中间或者两边闪现,司机稍有不慎,底盘就会被碰到。

一路上小心翼翼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看到了Y村委会驻地。但我们并没有停下,我们要先前往R,然后再返回Y马,然后再从Y路过直至S,这样可以节约时间。

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我们进入了R的地盘。在离R村委会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时,我们要到一个叫黄草坪的一个小村子去查看地震恢复重建情况。车子差不多开了20分钟,快要到村子的时候,路不通了,我们只好下车步行。就在快要下车的时候,车子一个趔趄,只听“哐当”一声,不动了,熄火了。由于撞得太猛烈,车身激烈晃动了一下,随车的同事小段的脚一下子碰到了车子上,她疼得哇哇直叫。我们慢慢扶她下车。

在小段休息的片刻,我们查看了车的底盘,发现底盘已经挡在了一块高凸起的石头上,路的两边被雨水冲得坑坑洼洼。在路的不远处,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搬来了石头,填平了路的两边。司机杨师傅试着发动了几次车子,还是没有奏效,我们只好再把路填高填平。如此反复了几次,谢天谢地,总算把车子发动了。杨师傅调头,我们步行前往。手脚并用,四肢前行,连滚带爬,摸摸索索,大概用了20多分钟的时间,总算到了黄草坪。这个村子在2·25地震中,有一户农房受损严重,需要建盖。我们详细了解了房主建盖房子的情况。房子已接近扫尾阶段,不久就可以入住。

站在这个村子的坡头,举目远眺,一座座大山横亘眼前,房子下面就是庄稼地。轻轻闭上眼睛,深呼吸一口,感觉空气好极了,清洌,清香。先前的疲惫一扫而光。

稍事休息片刻,我们原路返回,驱车直往R所在地。转过一个弯,一片几百亩的松树林扑面而来,松涛阵阵,凉风习习,令人心旷神怡。已经到了坡顶。这段路相对比较好走,车子就像奔驰的骏马,在山间自在穿行。这样的路程大概行驶了6、7分钟,就是下坡路,坑坑洼洼的路面照旧一幅毫不留情无所谓的姿态展现在我们的眼前。

艰难行走了10分钟左右,村委会驻地到了。我们把车子停好,来不及休息,到了一个叫上村的村子里查看地震恢复重建情况。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这个村共有163户,除了四、五户是彝族外,全是回族。我们在村长的带领下,认真查看了恢复重建户的房子,作了详细记录。看到有的房主已搬入了新居,我们内心高兴无比。

查看完这个村子的房子,我们沿路返回村委会。村委会在这个村子的对面,在一个小山坡上。站在村委会的大门口,就可以看到四面环山,一座连一座,绵延不绝。村委会处在三角地带,古镇、元谋的花桐、禄丰的高峰在这里交接。过了村委会对面的这座大山,就是元谋的地盘了。举目直望,不过一公里左右,但中间被一条海拔大概800多米高的深箐阻隔断了。从这里到元谋还不通公路,只能步行。步行只能绕道,大概要10多个小时。我不禁感叹,交通,对我们老百姓来说,如同命脉一样,是多么的重要。

一看表,已经是7点多了。吃饭的时候,村委会的干部给我们每人倒上了一碗满满的酒。我虽不胜酒力,也欣喜的接受了。村委会的干部全是回族,所以一桌子的菜也是回族菜。我们吃着饭,谈着这个村子的前世今生,谈如何发展,很是畅快。饭菜很简单,却感到格外的香甜。

本来只打算喝一碗酒的,但喝着喝着,村委会的干部纷纷起来敬酒。我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来,看着他们这样热情,我也热情地回敬了他们。

吃完饭,走出房屋,站在村委会的大门口,举头望天空,星星密密麻麻,一弯半月,悬挂天空。酒一下醒了,觉得空气很清新,很干净,猛吸一口,清爽,甘甜。一阵微风吹来,又仿佛隐隐约约听到了松涛,感觉仿佛置身于波涛涌涌的大海之上,海水如千军万马般奔腾而来,洗涤着自己的心灵,洗涤着自己的灵魂。

第二天早上,天刚亮,我就起来了,走在高高的山岗上,看着墨绿色的松树林,闻着阵阵清香,如置身仙境。

吃过早点,一路下山,一路颠簸,到了Y。Y马村委会也是一个回族村委会。前久,无意中在县城看到了一家Y山清真楼饭店,我就猜想,是不是古镇镇的Y山。现在一打听,果真是。据说,这个村有很多人都在外面打工,很多人赚钱回来,就是盖房子,送小孩读书。在检查恢复重建房子的时候,我们在村子里慢慢转了一圈,发现很多房子的门都是锁着的,细细一看,很多锁都生锈了。偶尔看到的,多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。村长告诉我们,很多人都去了外地,开饭店,承包工程。虽然大山艰辛,但并没有挡住Y人向外探索的脚步。据说,不但Y如此,整个古镇也如此,很多人都去了外地,用脑子,用技术,用体力赚钱。也因此,古镇人有了禄丰“犹太人”的外号。也许,这是受千年盐文化遗风的影响吧。走南闯北,丰富人生,涵养人生,拓展人生,升华人生,本应是人生应有的姿态!且应是高傲的姿态!

千百年来,古镇镇的盐业吸引了万千的外地客商来这里经营、谋生,造就一个个经商传奇,也造就了古镇镇的繁华与沧桑,也因此留下了盐文化最大的精髓:勇往直前,永不停息。今天,古镇古镇的盐文化衰落了,但这种精神意志并没有衰落,很多古镇人趟过龙川江,翻过大山,一步一步,用自己的心智,用自己的智慧,用自己的艰苦不屈,面向世界,睁开了双眼,用独到的心灵,窥视和打探着外面的世界。古镇,正朝外面走,古镇,依然朝气蓬勃。

我们在Y的石门村看到,一些乡亲在这次地震恢复重建中,盖起了两三层的小洋楼。村长自豪地说,或许,再过三五年,石门村很多村民也会盖起小楼,过上舒心的日子的。在这样的大山里,有这样的生活,确实很惬意。但愿梦想成真。

从石门村出来,我们与Y村长告别,盘山而上向S。

晚上回到古镇,已是9点。短短的两天,我们跑遍了古镇镇的最高处,体验了最高处的震撼,也感悟了最高处的落寞与不甘,更感受到了最高处的渴望与不屈的探索。

我为最高处祈祷,我为最高处祈福,我为最高处祝福,但愿明天更美好。

万艾可(枸橼酸西地那非片)中国上市即美国辉瑞“伟哥”

印度神油有保质期吗

西地那非导致糖尿病

伟哥有哪些作用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